如皋市華昊苗木園藝場(chǎng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垂詢(xún)熱線(xiàn):153-6551-0009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苗木出售,苗圃規劃,庭院綠化,工廠(chǎng)綠化,閑農莊,屋頂花園,別墅綠化,測量、設計、施工、養護一條龍服務(wù)...

“營(yíng)改增、金稅三期”,對園林施工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影響有多大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19-09-03 20:25

“營(yíng)改增、金稅三期”,對園林施工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影響有多大?

本.富蘭克林就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:人生不能避免的有兩件事,就是稅收和死亡。所以,與其發(fā)牢騷說(shuō)怪話(huà),不如我們仔細思考在新時(shí)期如何積極應對更有現實(shí)意義。

營(yíng)改增之前,園林工程就劃歸建安稅種,綜合稅率大概6.7%左右,營(yíng)改增之后光增值稅一項調到了11%。在建筑企業(yè),材料這一塊可以開(kāi)專(zhuān)票做抵扣,先不說(shuō)要專(zhuān)票的時(shí)候對方會(huì )提高價(jià)格。園林綠化企業(yè)的施工材料,尤其是綠化工程的苗木這塊根據國家稅收政策是免稅商品,開(kāi)具的是普通增值稅發(fā)票,不能做抵扣。也就是說(shuō)成本直接增加5%左右。其它,地稅再上增值稅的12%,還有城建稅、教育費附加、地方教育費附加、印花稅,林林總總加起來(lái),各地又有所不同,也在14%左右了。一項工程,從前期的介入到投標的費用以及中標服務(wù)費(假設很幸運中標的話(huà),不中標的話(huà)就白搭)我們算上3%,這就是我們直觀(guān)看到的,已經(jīng)是17%了。是不是要給工人買(mǎi)保險,誰(shuí)能說(shuō)得上明天會(huì )出什么事呢?加上工程拿到手施工過(guò)程中墊資的財務(wù)費用,可以說(shuō)要拿出工程總造價(jià)的20%來(lái)應付這些項目開(kāi)支是最低限度了。

園林綠化工程有一個(gè)特點(diǎn),就是養護期長(cháng)。甲方為了避免風(fēng)險,會(huì )盡可能的延長(cháng)養護期,兩年算是仁慈的了,三年很普通。在這個(gè)時(shí)間段內所有的事都還是你的。最后的驗收單拿不到手,保證金到不了帳,這項工程就不能說(shuō)你已經(jīng)干完了。當然,這是在甲方是重合同、守信用的誠信單位,能夠按照合同及時(shí)給付工程款的前提下。遇上拖欠工程款的甲方的事我們就不討論了,說(shuō)多了都是淚!

所以在新形式下,園林綠化企業(yè)必須提質(zhì)降耗,引入新技術(shù)、新材料、新方法,大力壓降成本,尤其是人工成本。精打細算過(guò)日子,智慧應對。

好在從2017年底開(kāi)始,《人民日報》發(fā)聲:不再允許低價(jià)中標。2017年12月28號第86號主席令又是重磅:甲方單位可以直接確定中標人,這未嘗不是好消息。就建設工程來(lái)說(shuō),價(jià)廉物美就是一個(gè)偽概念,只有優(yōu)質(zhì)優(yōu)價(jià)才是一項工程質(zhì)量的基本有效保證。有一些企業(yè),通過(guò)低價(jià)中標的手段拿工程,再在變更索賠上做文章,實(shí)在走不通了只能偷工減料了。最后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結果:餓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死甲方。

好了,回到正題,沒(méi)有服務(wù)哪來(lái)的利潤,沒(méi)有利潤哪來(lái)的服務(wù),那么園林綠化工程的利潤多少才合適呢,30%?35%?也許,真正在做一項綠化工程的時(shí)候,超越了20%的生死線(xiàn)之后,我們更關(guān)注的應該是如何把本職工作做好,最后留下一道亮麗的風(fēng)景才是王道!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轉自網(wǎng)絡(luò )》